临夏政法网 >  政法文苑 >  正文

三月的尾巴,好不平凡——记康乐县公安局苏集派出所民警马玉成的一天

发布时间:2022-04-01 10:45:44    来源:康乐县公安局

  3月30日,马玉成走访于村落的山头,没错,是走访,是深山老沟,这样的情况不止今天,昨天是,明天也是。

微信图片_20220401103753

  快要吃午饭了,他没有出现在饭桌,当所长叫他吃饭的时候,我清晰的听到电话那头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你们吃,我不饿,早饭吃了三个煮鸡蛋,还饱着,这会在古洞沟村山顶走访,等会山沟里几户走访完就回来了”。

  就这样,下午六点的时候,他挺着笔直的身躯回来了,由于春季风大,我看到了他身上满是灰尘,尤其是发梢“土灰灰”的。他放下陈旧的公文包,掏出一沓纸张,我偷瞄了一眼,密密麻麻写满了字,这是他今天忙忙碌碌的印记。

  他简单抖了下身上的土,端庄地坐在电脑前又开始捣腾着,大概1小时,我们开始晚餐,我透过餐厅狭小的窗户望向办公室,他还坐在电脑前忙碌着,叫了几声他应许着却没有来,我们快吃完饭的时候,看见平时爱干净的他在院子水龙头底下洗了手才过来。

  又到了月末,本来说好要回家吃顿饭的,但他总是放家人鸽子。派出所的工作比较繁琐,现在又加了疫情防控,连续两个月,他没有回过家,也没有假期和周末。白天走访入户,调解邻里纠纷,晚上在疫情防控卡点执勤,或者白天在卡点执勤,晚上在派出所值班,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半,把时间分成两份。

  他说:我想疫情在月底应该就结束了。就这样,过了一月,又一月。他说:我想月底应该能回家。可是,工作又不能“挑时间”,就这样,又是月复一月,终究没能如愿,但是作为一名老民警,他早已习惯了。

  晚上八点半,该由我们去药水峡疫情卡点接班了。马玉成是带班领导,他吃完饭匆忙收拾好执勤备用品就往卡点出发,路上他还嚷嚷着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让车开快一点,说是我们早到的话换班的同事可以早点休息。

  到了执勤卡点,他第一个换好防护服。此时,天空飘起了雪花,在党旗、警旗的飘扬下,在灯光的照耀下,雪越下越大,很美。他一直忙碌着指挥过往车辆,并对过往人员和车辆按照防疫要求严格筛查。怎么能不时刻戒备呢,病毒可不会因为你累了就消失了。这天晚上,他就这样在马路中央站了一夜。

  这天晚上,他一直站在马路中央不肯来帐篷底下,说怕有车辆冲卡,我偷偷拍了张照。直到后半夜他还一直站在路中央指挥着车辆,我已经熬不住睡着了……

  清晨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透过帐篷破口望向大路,他还站在路中央,我看到了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。时间到了,换班的同事来了。在雨雪霏霏的夜晚,我好像在病毒笼罩的黑夜也看到了光。


责任编辑:韩小月

主办:中共临夏州委政法委员会   承办:甘肃法制报
Copyright © 2019-2020 临夏政法网 All Right Reserved   陇ICP备20000032号-1

甘公网安备 62290102000201号

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